CONTACT US
如果您需要咨询,请填写下面的表格,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。
信息提交中…

注:您选择的是联盟认证会员平台,已缴纳诚信保证金并受联盟监管,若投诉属实责任为平台方联盟将赔付您的损失!

注:您选择的是入盟非认证平台,尚未缴纳诚信保证金,但受联盟监督,若投诉属实责任为平台方我们将终止该会员公示流程和入盟资格,感谢您的支持!

注:您选择的是正在公示期间的平台,接受大众监督。若投诉属实责任为平台方,联盟将对该品牌进行除名处理,并拒绝其入盟申请。(若已缴纳诚信保证金,将在通过公示期后生效)

信息提交中…
媒体动态
NEWS
一面狗推一面绑匪,他让赌徒倾家荡产,也让狗庄闻风丧胆

 

 

因为经常写文章的原因,小编一直很喜欢留意各种各样的资讯,大到行业政策、时政热点,小到街头八卦、匿名爆料,小编都爱看、爱记、爱分析,特别是够劲爆的资讯,能让小编不吃不喝的追下去。

 

在菲律宾疫情越来越严重的关头,小编看着很多中国菜农选择上岸回国,还有一些狗推沦落到街头流浪的地步,迫切想深挖一下这些人背后的故事,但又苦于找不到最具代表性的样本,一直苦恼不已。

 

每次冒着感染的风险和朋友们喝酒聚餐时,我都一直唠叨着让他们帮我留意够劲爆的线索,或者有传奇故事的人,我要找到最“靓”的仔,写最具传播性的文章。

 

经过一段时间打听,几个做洗码换汇的朋友联系我,说他们那边有个非常“靓”的仔,绝对有故事,绝对够劲爆,让我准备好酒好菜,他们把这个“靓仔”拉给我写故事。

 

这几个洗码换汇的朋友一直很靠谱,断不会诳我,于是我特意从紧张的生活费中挤出1万P巨款,在马尼拉一个霞光满天的傍晚,点了整整一桌子的外卖,甚至桌子都放不下了,还用一个储物柜凑合当桌子,认真的招待这几个做换汇的大爷,以及那个有故事的“靓仔”。

 

马尼拉的物价如今越来越贵,其实1万P也买不到什么,吃顿火锅都不够

 

 

事实证明这笔巨款花的挺值的,朋友们带着“靓仔”来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个“靓仔”不一般,不仅外形挺拔英武,还非常健壮,隔着短袖都能看到膨胀的肌肉轮廓,并且朋友说他的酒量也相当好,我当时就觉得能用一句小说中的话描述他:“身上散发着一股强者的气场,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”。

 

因为“靓仔”的故事比较敏感,涉及一些司法问题和道德问题,所以我只专注在事情、动机、以及时间线上,对“靓仔”的个人信息没有过多打听(当然,打听了也不会告诉我,我更不会告诉读者)。

 

在下面的叙述中,我将用“靓仔”称呼他,并且也会穿插一些模糊创作,将“靓仔”过往的时间线、地点、故事角色等尽可能替换掉,让大家猜不出来是谁。

 

 

从小镇“靓仔”到海外菜农

 

与大多数年轻菜农一样,“靓仔”在国内时,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技能和学历。这话听起来很刺耳,但却是博彩业普遍存在的现象,“靓仔”本人也承认这一点。

 

因为没有这块“敲门砖”,国内的好公司、好单位自然是进不去的,所以“靓仔”在国内一直处于漂泊不定的状态。

 

虽然他年纪不大,但用他的话说:“国内的很多行业我都做过,很多苦我都吃过。”

 

这话不假,从中国最北到最南,他的经历有些落魄,但也确实很丰富。

 

他技校毕业后,被学校扔到北方一个铁路部门下属的国企单位,做了一名合同工,但他认为那不是合同工,而是签了长期合同的农民工。

 

在那个单位里,有正规编制的正式工根本不搭理他们,各大院校毕业的大学生们也和他们很少来往,并且吃的住的都比他们技校生好过N倍,而他们技校生除了需要干活时被点名,平时仿佛透明。

 

虽然是国企单位,但工资却是3个月发一次,并且一次只发1个月的,而他当时一个月的工资,是1200元人民币。

 

说到这个待遇时,即便时隔多年,他依然有些激动,灌了一大口啤酒后反问我:“这点钱够干什么?让一个18岁的人拿着1200元干什么?嫌我们学历低,让我们干着农民工的活,我们可以干啊,但为什么不给我们农民工的待遇?农民工一天两三百,我们一天工作10小时以上,累的像死狗一样,却拿一个月1200糊弄我们,是不是真把我们当狗了?”

 

这种企业为了降低成本所做的骚操作,在世界各国都普遍存在,说再多也只是吐槽,所以我连忙转移话题,问他在单位时谁最重视他。

 

他忽然笑了,说学校的就业老师最重视他,隔三差五发一次信息给他们,让他们拍一些工作生活照片回去,还假惺惺的说是校领导一直关心他们的动态。

 

起初他们很感动,虽然住的是铁皮屋,做的是苦力活,但还是把简陋的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,拍了不少生活照传回去,大家还把单位发的工作服洗干净后,拍了几张集体合照。

 

类似这样的实习生合影,合影时位置越偏的人,在工作中也越没有存在感

 

 

直到某天,一个还在学校的学弟在QQ上咨询他,问他工作环境是不是真的很好,他一脸懵逼的反问对方咋回事,才知道学校又在宣传这个破单位,想忽悠新一批学生来填补老学生离职后留下的坑,并拿他们传回去的照片和合影做宣传。

 

他和还在职的同学们都怒了,一番商量之后,决定集体离职,一起去北京当保安。

 

在前往北京的火车上,他们在学校的贴吧里发了贴,曝光了那个单位的真实情况,也揭露了学校的虚假宣传。

 

“当时有种报复的快感,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勇敢、很正义的事。” “靓仔”神情兴奋的说道。

 

但这种快感很快被现实冲刷干净,在中国权利和财富最集中的城市,他和他的同学们依然是卑微的蚂蚁,没有核心竞争力让他们难以找到存在感,依然混迹在社会最底层。

 

到北京不足3个月,当初一同离职的同学们已经各奔东西,“靓仔”不想把生命浪费在傻乎乎的站岗上,也选择换工作。

 

我问他在北京哪里站过岗,他说鸟巢、地铁站、学校门口都有站过,并且根据他的总结,在鸟巢的外地游客最多,在地铁站的美女最多,在学校门口受到的白眼最多。

 

http://photocdn.sohu.com/20081225/Img261420108.jpg

鸟巢保安的英式军服曾大出风头

 

 

“靓仔”后来辗转各地,不断的投奔同学或者老乡,想要找到适合自己生存的空间,却始终徒劳无功。

 

他去过郑州富士康,在南京也送过外卖,跟着老乡去安徽当过真正的农民工,也在深圳皮包公司做过所谓的“白领”。

 

一路折腾下来,吃了不少苦也受了不少气,时间耗费了不少,钱却总没赚到,这让“靓仔”痛定思痛,决心提升自己。

 

“靓仔”后来得知有个“海员”岗位是高薪又体面的,对学历要求也不高,于是想着攒钱考个海员证,风风光光的当个国际海员。

 

结果上天给他开了个玩笑,他考海员证的钱还没攒够,却在健身房锻炼期间,阴差阳错混了一张健身教练证。

 

健身教练是不错的把妹职业(图文无关)

 

 

有了证就不在乎是远洋海员还是健身教练了,“靓仔”决定试试健身教练这个新职业。

 

后来,凭借健身教练证,和健壮又挺拔的身材优势,“靓仔”在上海虹桥一个健身房找到一份相对不错的职位,一边卖健身课,一边带着学员锻炼身体,还邂逅了一个漂亮的上海姑娘。

 

如果剧情这样发展下去,“靓仔”的人生或许和现在截然不同,但爱情终归是现实的,没有充裕的物质条件,又在纸醉金迷的上海,他和女友的交往受到很多现实因素阻碍,最终无奈分手。

 

刚稳定不久的健身教练又一次体会到了失败的滋味,脑海中只剩一个想法:搞钱,搞大钱。

 

“靓仔”之前打算考海员时,曾加入一些海外工作群,对海外博彩工作有一定了解,知道工作性质,也知道收入不错,但并不想轻易涉足这行。

 

可在一次次遭遇挫折,尤其是爱情打击后,终于下定决心,联系了群里的“狗人事”,火速飞到东南亚。

 

 

好的狗推能开路虎,也能让赌徒倾家荡产

 

初到国外的菜农大都是谨小慎微的,但“靓仔”不是,因为他已经为钱魔怔,为钱疯狂:

 

狗推需要加班,他不在乎,加班无非是为了业绩,有业绩才有提成,而他非常需要提成;

 

狗推工作压力大,他没有,混迹国内时他已经吃过很多苦,有时甚至睡广场和火车站,狗推的那些压力他不放在心上;

 

狗推劳动强度大,他不担心,常年锻炼的身体让他的精力和体力远高于普通人,连农民工的活他也干的游刃有余,工头都夸他有力气;

 

狗推需要销售逻辑和推广经验,他更是驾轻就熟,他半路出家靠卖健身课在上海有了立足之地,推广和销售经验都是杠杠的。

 

在国内时,他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长处,找不到自己的定位,连女朋友都嫌他穷,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,但到了国外之后,进入博彩业这个特殊行业内,他渐渐有了完全相反的认知。

 

他是同一批狗推里最早转正的,也是推广部门内最快转正的,还是新员工里业绩最高的。

 

有句话叫“当你成功之后,你会感谢自己吃过的那些苦。”这话虽然连逻辑都是错的,但“靓仔”却深以为然,觉得他以前吃过的苦,让他在狗推职位上游刃有余。

 

甚至为了学习更先进的推广经验,他还拿出自己的工资去请一些狗推前辈们喝酒泡妞,根据他的回忆,什么“越南街”、“红楼”、“泡泡浴”、“双飞店”、“口活吧”,这些“男人听了会兴奋,女人听了会嫌弃”的神奇场所,都是那些老狗推带他去的,且每次都是他花钱。

 

(图文无关)泡泡浴一度成为他们解压的最爱方式

 

 

没有人不喜欢豪爽的朋友,“靓仔”的大方举动不仅让他在公司里人缘颇佳,也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,他后来掌握的很多网络推广技巧和渠道,都是那些老狗推传授给他的,甚至有些老狗推离职上岸后,把自己的资源都免费转给他用。

 

“你知道吗?前两年国外的博彩圈是很公平的,不看学历不看背景,只看工作能力,打字快算能力,声音甜会说话算能力,推广牛逼就是核心能力,只要推广能力强,所有人都敬着你。”

 

“靓仔”把“敬着你”这三个字咬的很重,可见他早年的经历让他很缺乏【尊重需求】,而在描述他这些经历时,我也能感受到他的语气颇为感慨。

 

这五大需求,贯穿每个人的一生

 

 

“后来呢?”我感觉他还有故事没讲,连忙追问道。

 

“靓仔”看了我一眼,缓缓说道:“后来,我到东南亚的第三年,赚的钱就可以买到路虎了,不是说吃得苦中苦,才能开路虎嘛,我在国内最想买的就是路虎,但后来我没买,因为我觉得我的钱还不够,要再多赚点。”

 

略微停顿了一下,他补充道:“我那时给家里寄了不少钱,剩下的打算留着自己做点什么,你应该知道那时候东南亚博彩公司的扩张有多疯狂,跟着博彩公司随便做点什么,几乎都能翻身当老板。”

 

“所以你是跟着这股疯狂的扩张形势翻身的?”我朝他敬酒,继续问道。

 

他苦笑了一下,将剩下的半瓶生力一饮而尽说道:“我也想啊,可是我运气不好,没跟着形势翻身,差点浪费了这几年黄金发展期。”

 

“因为什么呢?方便说说吗?”我感觉重点来了,顺手摸出记事本,打算把重点记下来。

 

“靓仔”看了做换汇的朋友一眼,应该是求证我是否靠谱的意思,做换汇的朋友点点头,示意没问题,“靓仔”才继续讲。

 

“靓仔”在国内的经历让他深深明白机会的重要性,也让他格外珍惜可以赚钱的机会,所以他做推广是最拼的,能力受到全公司的肯定,包括老板和股东。

 

当时正值博彩扩张的爆发期,大批说不清来路的人涌入博彩业,妄图分一杯羹,其中就包括行业生态破坏者——福建帮。

 

据说,只要有福建人大量涉足的行业,市场环境很快就会恶化

 

 

“靓仔”的老板当时也有个福建朋友从国内过来搞网站,砸了一些钱出去,网站很快就有模有样了,但是业绩一直不死不活,所以想找个牛逼的推广人员带一带,不知道是“靓仔”的老板首肯,还是其他股东建议,公司就把“靓仔”给派过去做指导。

 

“靓仔”人也很实在,过去之后将主流的推广渠道和操作手法都讲清楚,甚至亲手带出来几个徒弟,除了自己的看家绝技没传授外,差不多是倾囊相授了。

 

这些手法很快就有了效果,那个福建老板见识到了“靓仔”的能力,也起了“爱才”之心,找到“靓仔”的老板要求把“靓仔”挖过去,并直接说明,只要转让“靓仔”就可以入股他的网站。

 

“靓仔”的老板觉得自己的网站已经运营稳定、业绩喜人,客户多到在客服那里排长队,没必要一直霸着“靓仔”,而把“靓仔”派出去,就能入股新网站了,指不定新网站火了还能有一份新收入,就答应了。

 

这些是“靓仔”告诉我的,也是他老板告诉他的,在去新网站之前,老板还特意交代他,如果在那边做着不顺心,随时都可以回来。

 

“靓仔”去了新网站之后,很快就将自己的个人推广线做起来了,还带了几个新徒弟,有了团队的推广线,并且无论是个人线还是团队线,他的业绩都是最好的。

 

他线下的会员去骂客服的最多,去申请“救援金”和“安慰红包”的也最多,客服部长为此经常让他请客服们喝奶茶,并拿话挤兑他:“你拉来的会员又急眼了,欺负我们客服,我们帮你挨骂,你就得请喝茶。”

 

奶茶是年轻人的最爱,也是菜农们的最爱

 

 

此时的“靓仔”并没有意识到什么,但福建老板却看在眼里,和其他主管开玩笑时,经常拿“靓仔”做榜样激励其他人:“能让赌徒们倾家荡产的推广才是好推广,你们谁能像他一样这么有本事,我也给你们股份”。

 

福建老板说的股份并不是开玩笑,因为“靓仔”的能力在很多网站都可以做到入职就占股。但福建老板给股份的目的却是在“开玩笑”,他只是看着“靓仔”每月的提成颇为丰厚,想让“靓仔”到了年底再根据网站盈利分钱,或者,直接滚蛋。

 

彼时的“靓仔”权衡一番之后,对老板的提议一口答应,每月尽职尽责的疯狂推广。

 

最拼的时候,“靓仔”连续5个月左右没有去过第三个地方,出了宿舍就是办公室,离开办公室就是回宿舍。也曾连续加班41天,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。他的几个组员甚至因为受不了这个节奏,主动提出换部门,而公司也很干脆,调了一些愿意赚钱、愿意学技术的人来补充。

 

“靓仔”后来带的这些人也都是玩命的节奏,每个人都瞪着通红的双眼干活,推广后台的数据快速增长,公司上下都沉浸在喜悦的氛围中。

 

在“靓仔”他们努力的同时,公司里又出现了很多福建人的身影,且都是老板的亲戚和老乡,以往这些人都在国内三教九流里瞎混,和早期的“靓仔”别无二致,但在福建老板的网站做大后,纷纷前来投奔。

 

“靓仔”自认为是老板的亲信,和这些人有着天然的亲近感,而同为草根的经历让“靓仔”对这些人颇有好感,不忙的时候经常在一起厮混,喝酒修车好不快活。

 

而他看家的推广本领,他始终没有全部传给自己带的徒弟,倒是很快传给了这些“兄弟”,这也成了他后来最懊悔的事情。

 

 

狠的狗推能放人血,也能让狗庄闻风丧胆

 

落难的赌狗会自嘲自己在水下多少米,杀猪盘的狗推会炫耀自己杀了多少猪,而“靓仔”之前所处的网站,会互相交流放了客户多少血(抽了客户多少钱)。

 

“放血(抽成)的日子是很爽的,想到年底这些血(钱)就能有我一部分,我当时就很开心。”坐我对面的“靓仔”笑了起来。

 

“那现在呢?还开心吗?”我递给他一根在711买的中华,这也来自于我1万P的巨款中。

 

“靓仔”点燃中华吸了一口,幽幽的说道:“现在我只想把那个福建老板的血放干净!”

 

“为什么没做呢?”

 

“因为他跑了,我找不到他。”

 

“除了他,你还想放谁的血?”

 

“没了,其他的都已经放了。”

 

一根中华刚被“靓仔”抽几口,他吐出的消息却比之前的加一起还要劲爆,看来请人吃饭要吸中华,真的吐实话啊!

 

国外的中华看着很恶心,但想听故事也得买

 

 

时间回到“靓仔”最春风得意那段时间,因为当时快到年底分红的日子了,“靓仔”特意算过一笔账,根据他后台看到的数据,以及他的股份额度,他能分到近千万人民币。

 

近千万人民币在北上广的核心地段只能买到一套高品质大三居,在马尼拉能买20套单身公寓,但“靓仔”说,在他的老家,1000万就可以跻身上流社会,能买一套市中心的精装婚房,再买一辆路虎揽胜,再投资几家饭店和酒吧,依然能剩下500万在银行吃利息,仅仅是银行的定期利息,就可以让他快活一辈子。

 

“靓仔”已经在憧憬着怎么花自己的分红时,倒霉事突然接连出现。

 

先是他之前的老板和老板夫人在上海机场被捕,连带着老公司的很多主管和股东纷纷退股、转行、甚至移民,对老公司造成很大冲击。这也让“靓仔”很忧虑,因为这意味着他的后路断了,回不去老网站了。

 

然后某天新公司的技术部门突然以提升系统安全的名义,对网站后台进行了全面升级,而“靓仔”那个能看到客户姓名、注册电话、银行卡信息、家庭住址之类的高级管理员账号,莫名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推广组长账号,只能看到客户姓氏、银行卡开户行和开户省份、以及手机号后4位。

 

“靓仔”去找技术部门交涉,技术部门的负责人说所有账户的权限都被降低了,他们正在调整,几天就会修好。

 

然后“靓仔”突然又发现自己的1个大客户的账号被封了,他查了自己的后台,发现不只是那一个大客户的账号被封,还有好几个大客户的账户也被封,连带着几个很有活力的新客户的账号也被异常冻结。

 

“靓仔”找到客服部长询问原因,客服部长说封号并不是客服的职责,让他找风控,而风控组长又推脱是财务那边封的,等他去找财务时,财务总监说那些客户的银行账户都有问题,为这些问题银行账户出入款,已经让公司不少卡被司法冻结了,对公司造成很严重影响,所以才封了对方的账号。

 

“靓仔”找到新老板反映问题,老板劝他耐心等待,说公司正在想办法查清楚问题。

 

那几天“靓仔”特别焦躁,将自己的推广后台仔细梳理了一遍,发现他线下又有新的会员被封号。

 

然而他在翻看提款后台时,发现一个大额提款账户非常熟悉,不仅是开户行熟悉,连开户省份和会员姓氏也熟悉,因为那个会员也姓“阚”,很冷门的姓氏,并且那个手机号的后4位他也熟悉。

 

阚[kàn]姓在中国非常古老,但如今却非常少见

 

 

这些信息综合起来,像极了他的一个被封号的大客户,但这却是一个新账号,并且注册链接还是其他推广组长的链接。

 

“靓仔”当时没有声张,留了个心眼,在晚上各级主管都不在时,跑到财务部门,找了个理由,要求看一下那个新账号的出款信息,值班的财务帮他查了一下,确认就是他曾经的大客户,也是被莫名冻结账户的大客户之一。

 

随后“靓仔”一一核对,发现自己被冻结账户的大客户们,几乎都有注册新账户在继续存款投注,但注册链接都换了,换成了其他的推广组长的链接,或者和他一块喝酒修车的“兄弟们”的链接。

 

“靓仔”当时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,连晚上“兄弟们”约他去喝酒都推脱掉了。

 

紧接着,公司又召集主管们开会,说发现一个代理账户有异常,那个代理账户下的链接和公司内推的链接不知何时变成同一个,据说已经白白提走几十万人民币的返佣,而最早负责内推的那个链接的人就是“靓仔”。

 

然后,“靓仔”就被老板的各路亲信们轮番审问了,质问他是不是和代理串通起来搞公司钱。

 

“靓仔”当时都被气笑了,那个代理账户他根本就不认识,代理部也从不是他负责的,那个问题链接最早确实是“靓仔”在用,但是在给那个链接确定主要推广渠道之后,就交给其他人维护了,根本就不在“靓仔”的管理范围内。

 

而审问“靓仔”的这些“皇亲国戚”,在网站刚做起来时还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临时工,如今仗着老板的关系,都冒出来以“高管”自居了,网站发展的时候他们不在,网站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他们不在,网站如今盈利了,一个个就以管理者的身份出现了,还把“靓仔”这种功臣当窃贼审问。

 

“靓仔”又去找老板反映,但发觉老板居然开始躲着不见他了,而他线下的大客户,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,居然全部被冻结了账户。

 

无论时代怎么变,“皇亲国戚”这个群体始终存在

 

 

“靓仔”没再去查那些冻结账户是不是换了新账户,是不是换了新的注册链接,因为“靓仔”已经知道,这是一个圈套。

 

或许在他原公司的老板被逮捕之前,这个圈套就已经准备好,但是都不重要了,因为他即将身败名裂。

 

事情果然如“靓仔”预料的一样,在撕破脸皮之后,他在公司主管们的评价中就成了“二五仔”、“小偷”、“渣男”,那些和他把酒言欢的“兄弟”也立刻翻脸不认人,而他的几个徒弟,也以“同案犯”的名义被开除,据说开除之前还都缴纳了高额赔付,至于工资和提成,更是想都不用想。

 

公司自以为足够了解“靓仔”,觉得“靓仔”的老东家黄了,“靓仔”一个人待在国外翻不起什么风浪,把他的推广资源和手段掌握之后,让他净身出户即可。

 

可惜他们忽视了“靓仔”在国内底层挣扎时的种种遭遇,忘记了“靓仔”为什么要出国种菜,更没认识到“靓仔”为业绩疯狂加班意味着什么。

 

“靓仔”和他那几个拼命加班的小弟在被公司无情抛弃之后,密谋了2天时间就把目标敲定了,他们要把所有的愤怒和仇恨对准狗庄,拿回他们应得的钱。而狗庄的那些主管,那些“皇亲国戚”,那些偷客户的推广同事,也都成了报复目标。

 

他们集体黑化,从狗推变成了绑匪,誓要让狗庄付出代价。

 

事实证明狗庄只是一个松散的利益团体,不是军事组织,也不是恐怖组织,更不是有着崇高理想的革命组织。狗庄里没有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武装士兵,没有悍不畏死的恐怖分子,更没有“头可断血可流”的共产主义战士。狗庄只是靠利益关系收罗了几个傻大个保镖,买通了几个腐败警察,仅此而已。

 

而这些保镖和警察,也仅仅是看在钱的份上做点事情,断不会为狗庄的利益玩命。

 

(图文无关)狗庄的保镖只会欺负认怂的菜农

 

 

“靓仔”对那些曾经的同事非常了解,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抓到了几个主管,其中还有一个是老板的亲戚,这些人被“靓仔”他们关在某处民房中疯狂折磨,并且将视频发给狗庄,要求狗庄将他们应得的分红和提成全部换成他们想要的币种,打入指定账户中。

 

狗庄那边为了利益能“卸磨杀驴”,自然也不会在乎几个主管,直接联系了当地警方要求解救人质,并且一直拖着不打钱。

 

而“靓仔”他们早已料到了这点,不仅把那些视频和图片发给狗庄的领导层,连带着狗庄的一些普通员工也收到了,尤其是和被抓的主管们关系比较好的主管或“皇亲国戚”,更是受到了“重点轰炸”,每天被迫接收各种放血、浇开水、嚼钉子的视频,聆听各种惨叫的声音。

 

“靓仔”他们虽然没有绑架经验,但是把钻研推广的劲头用在犯罪上,也有着十足的威力,不仅让被抓的狗庄主管们生不如死,还让当地警方束手无策,更让狗庄内部人心惶惶。

 

据说有些主管当时直接躲起来了,少数露面的主管也整天深居简出,时刻带着好几个当地保镖。

 

僵持了10天左右,眼看当地警方找不到人,而公司员工也无心工作,狗庄的老板,那个曾对“靓仔”各种许诺又不予兑换并且躲着不见的老男人,终于出现了,要和“靓仔”好好谈谈,而“靓仔”也没有和他废话,只是让他尽快打钱,否则就给他亲戚收尸,并在视频中当着他的面,把他亲戚的一根手指砍断,然后挂断视频。

 

剁手还是省钱,一直是个哲学问题

 

 

讲到这里,“靓仔”调出手机照片给我看当时砍手指的图片,图片中只有一个人,一个面目痛苦的中国男人,他坐在一张桌子后面,头发被一只手揪起,揪他头发的人在图片里看不到,这个男人面前的桌子上一滩血迹,一小节断指就躺在血迹中,断口的血液呈黑红色,旁边一把锋利的菜刀闪着寒光。

 

或许是那个断指彰显了“靓仔”的决心,或许是被砍断手指的人是老板的亲戚,当天下午,那些收款账户开始陆续收到转账,“靓仔”他们的报复行动终于初见成果。

 

收到款项之后,“靓仔”他们将被绑的主管送到一个很远的一个小镇上,然后迅速转移。

 

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,“靓仔”他们后来又突袭了狗庄的一个宿舍,但是那个宿舍里没有设计坑他的主管,也没有他最恨的狗庄老板的“皇亲国戚”,只有几个可怜兮兮的员工。

 

“靓仔”他们没有伤害那些无辜员工,只是将宿舍内所有狗庄的财产砸毁后拍照,然后快速离开。

 

后来“靓仔”把照片发给狗庄老板,说事情并没有结束,之前拿的是本金,以后还要收利息。

 

那边很快显示信息已读,但始终没有回复,后来所有聊天记录都被对方清空,而那个小飞机账号再也没登陆过。

 

不久之后,“靓仔”又派人去狗庄的宿舍和办公室踩点,发现全都人去楼空,不知道狗庄搬去哪里了。

 

 

极端的对抗,其实没有赢家

 

对于“靓仔”的魄力和执行力,我是非常佩服的,因为这些事情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,但是我最关心的,是他难道不担心狗庄报复吗?毕竟他的真实信息在狗庄那里都有。

 

我在酒桌上表达了自己的疑惑,“靓仔”沉默了几秒钟说:“其实我没有办法,我不这么做,我就会一无所有,而这些事情是不可能通过法律解决的,东南亚这些国家的法庭就不是为中国人评理的地方,在我们要回自己的钱之后,我先安排家人搬家,然后最快速度办了移民,现在我妈和我妹都在其他国家了。”

 

“那你呢?”我问道。

 

“我肯定是不能回大陆的,万一他们在国内报警呢!绑人的那个国家我也不能去了,我肯定上黑名单了,回去就被抓。”“靓仔”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,但是说出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

我感觉触动了“靓仔”的痛点,便问他:“值得吗?后悔吗?”

 

“靓仔”笑了一下:“我这种人没任何资本谈大方,不拼一下就没有未来,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,肯定不能被人夺走,不然我会憋屈到死。”

 

“你现在来菲律宾,有什么别的打算吗?会不会继续干绑架?”我问出了最后的好奇。

 

“我要绑也是绑那个狗庄的人,其他人不会碰的,”靓仔又拿起生力,喝了一口继续说道:“菲律宾的酒挺好喝的,警察能力也比那个国家好一些,我不想落在警察手里,所以我想做点别的事情。”

 

“继续做狗推吗?”我追问。

 

“靓仔”又看了做换汇的朋友一眼,说道:“不做了,以前穷疯了,没挑食的机会,现在我已经有了基础资金,打算做点别的,比如换汇。”

 

想起马尼拉频繁发生的换汇骗局和绑架案,我提醒他道:“马尼拉换汇可是很危险的,你要有心理准备,别被绑了。”

 

“靓仔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撩起衣服下摆,露出裤腰上的军用手枪。

 

其他人都笑了,我也尴尬的笑了,连忙举杯敬酒。